往复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往复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跨年之时请世界听听年轻的声音

发布时间:2020-07-13 11:27:57 阅读: 来源:往复泵厂家

白云苍狗,又逢跨年。

回望即将“翻页”的2013年,我们发现,这个世界依然在“变”与“不变”的轨道上运转着。

叙利亚内战持续,化武疑云让“美国出兵”一度箭在弦上。伊朗核谈有了新进展,朝鲜半岛无核化似乎还看不到曙光。埃及上台仅1年零3天的总统穆尔西被罢黜,局势持续动荡不安,发生“清场”事件。斯诺登引发的“棱镜门”搅翻世界,尤其让美国与世界主要大国的关系生隙。中日关系僵局未见缓和。极端天气肆虐,超级台风“海燕”重创菲律宾。“传奇斗士”曼德拉走完他95年的光辉岁月……

发生在2013年这些国际大事,听起来不免让人觉得沉重,甚至惊悚。

或许可以换个角度看这个世界,看2013年。如果关注一下国际事件下的个体尤其是青年个体,我们的感受可能并不那么沉重和惊悚。

我们想知道,这一年,世界各地的青年人生活得怎么样?他们在想什么?他们有哪些已经实现和待实现的梦想?他们怎么看待他的国家和这个世界?他们怎么看待未来?

为此,我们采访了来自11个不同国家的17位年轻人。参访对象多是通过网络搜索等途径“随机”选择的。因为“随机”,也因为样本的不足,我们并不想得出什么科学而权威的结论,也不奢望通过这组采访展现世界青年的全貌,而只是希望通过这些个体,看看各国青年在2013年的生活状态,管窥世界的一个侧面。

仅仅是采访过程,一些细节已让我们动容。比如,当我们辗转收到来自刚果(布)几位青年学生的回信时,发现他们的来信是“原始”的手写版。这几位学生就读的恩古瓦比大学,是刚果(布)唯一一所公立大学。许多人习以为常甚至开始厌烦的电脑、互联网,即便是在他们的大学里,可能也是奢侈品。这几位学生的信件,就是手写后请人扫描发来的。基于这样的国情,我们不难想象,他们的所思所想一定与我们有所不同。

将“随机”采访得来的答案放在一起,我们发现了“差异”,也很轻易地发现了“共性”。“共性”在于,不管来自世界哪个角落、有着怎样的背景,青年人普遍有梦想,希望独立,爱好和平自由、向往公平正义、关注全人类的未来与命运。

也有启发。在许多中国青年被大环境裹挟着变得很着急、很焦虑,希望早日成功,恨不得25岁之前就买房买车的时候,一些外国青年却表示要“慢慢来”,要尝试“与自己和睦相处的方式”。他们说,“我不考虑未来”,“青春只有一次”,“一个阶段就应该专注于一个阶段的事情。只要行进在正确轨道上,一切都会随之而来”。

在2013年的最后一天,我们编发这组采访报道,试图换个视角看世界。只有观照,没有结论。结论在字里行间,在读者自己心里。

——编者

2013年12月10日,埃及开罗,学生示威声援穆兄会,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CFP供图

2013年9月13日,夜幕降临后,叙利亚大马士革的年轻人并不闲着,有的在娱乐场所纵情欢乐,有的在附近的文化中心参加舞蹈训练班。战乱中的叙利亚年轻人,似乎需要用音乐才能将隆隆炮声盖住。CFP供图

2013年,你对自己的学习、工作和生活现状满意吗?

安雅•尼尔森(瑞典):我的工作是市场营销和公关,在很大程度上与世界经济的景气状况相关,所以有时候工作很多,也有时候很闲。我的2013年开始于美国拉斯维加斯,然后一直旅行、工作,再旅行、再工作,直到现在。我完成了这一年我想要做的所有事情,这是真正有趣的一年。

米伦科•皮里克(塞尔维亚/波黑):我出生在波黑,高中毕业后来到希腊读大学,并且通过参加各种会议、比赛和奖学金免费游历了22个国家,足迹遍及四大洲,认识了数百位各国很棒的年轻人。基于我自己的亲身体验,我创办了“嘿,成功”(Hey )网站,向全球青年提供免费的国际交流、会议、奖学金等信息。2013年,我的网站获得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组委会主席扬娜•安耶洛普洛斯-扎斯卡拉基女士的资助;12月19日,新版网站正式上线。为我自己的梦想工作,这让我感到幸福。

艾萨克(阿尔及利亚):在2013开始之前,我的目标是可以和我爱的人在一起,找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以及争取一个出国留学的机会。我的目标全都实现了。虽然最终我和女朋友分手了,但是我还是让所有的目标都实现了或实现过。

阿姆尔〔刚果(布)〕:我在恩古瓦比大学就读二年级。我喜欢我的学校,但我并不高兴,因为我的生活需要父母提供经济支持,而他们的经济情况并不好。在现阶段,我为我的生活感到难过,有时候甚至感到绝望。

马利〔刚果(布)〕:除了一个身体残疾的兄弟,我没有其他亲人。我的兄弟没有工作,但我们生活在一起很幸福,从不羡慕那些生活富裕的人。我喜欢孔子学院,老师的教学让我喜欢上中文。我觉得自己像鸟一样生活着,一觉醒来不知道新的一天是好是坏。但有时我又会感到很幸福,因为我在上大学,这意味着,在上帝的帮助下,几年之后我可能找到一份好工作。

石川宣夫(日本):到目前为止,我喜欢我的工作,因为我的工作让我能够与世界各地子公司的同事及外籍员工一起工作,这让我觉得很“国际化”。通常,我每天早上5:30醒来,从早上7:30到晚上7:50一直上班,一般要到晚上八九点才准备回家,或与同事和上司一起出去吃晚餐放松。诚实地说,如果可能,我想要再多一点的工资。

石桥晋(日本):我目前经济独立,我很满意这一点。但我不喜欢我的工作,因为我对我公司的产品没有兴趣。我想改变。

史蒂夫(美国):我目前在西北大学纪念医院兼职医疗和管理助理,研究白疱病等。我觉得我的工作非常棒,因为我觉得我能帮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

艾玛(美国):我喜欢我现在的生活,因为我对科学感兴趣,想要读医科大学。但我目前需要父母的资助,我不希望这样,我希望自己挣工资、存钱。

米纳•摩萨(埃及):我是一名时装公司创意总监,工作地点是莫斯科和纽约,一天工作8~18个小时。我爱我的工作,我们在为未来设计服装。可以说,目前没有什么让我觉得受挫或沮丧的事情。我唯一想要的就是每天不止24个小时!

阿拉丁(叙利亚):我的2013年很棒。我从2013年3月17日开始在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驻叙利亚办事处工作,这实现了我的一些人生目标。展望未来也让我感到开心,因为我可以预见到,5年后我可能在联合国或其他非政府组织的人道主义工作中担任更重要的职位。我可以想象,未来我会有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当然,我感谢神,在叙利亚的非常时期,让我和我的家人都还活在世上。

你觉得你和你的同龄人是怎样的一代人?

安雅•尼尔森(瑞典):独立的、不安定的一代。

米伦科•皮里克(塞尔维亚/波黑):令人惊奇的一代。我们很幸运地出生在21世纪,这为我们提供了很多神奇的可能性。

弗拉德(罗马尼亚):这是始终保持联系和移动的一代。我们是见证了工业计算机变为智能手机等小玩意儿的第一代人。

艾萨克(阿尔及利亚):“潜力”是关键词。因为我们充满着能量和愿望。

玛侬(法国):旅行的一代。所有人都希望能离开法国,到国外去寻找更好的机会。

约翰(美国):手机一代!每个人都在盯着自己的手机。

石川宣夫(日本):低温一代。我们这一代人看东西都是从背面看,而且往往不会卷入到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中去。对我来说,这看起来有些“低温”。

米纳•摩萨(埃及):幸运的一代。我们既玩过木马,也玩电子游戏;我们见证了网络的诞生,也在探索纳米技术的各种可能性。我们这一代人看到了生命最黑暗的一面和最美好的一面。

阿拉丁(叙利亚):最聪明的一代。因为危机激发了很多人的才干。

现阶段最令你担忧或者焦虑的事情是什么?

安雅•尼尔森(瑞典):我担心世界经济状况,我认为欧洲的经济情况会变得更糟。我还担心环境变化、战争和贫困人口。这些事情每天都在困扰着我。当很多人正在承受苦难的时候,我不能安心地享受我奢华简单的生活。我担心我们的后代将要面对一个比我的成长环境更为糟糕的世界。

弗拉德(罗马尼亚):我还没有决定我是否会永远住在英国,目前我不放弃各种可能性,但未来某个时候我可能不得不作出决定。最重大的决定将是在哪里买房子——因为那是一个相当长时间的契约(需要花几十年偿还贷款)。

艾萨克(阿尔及利亚):我更喜欢在一段时间里专注于一件事情,而不为未来焦虑和沮丧。一旦你知道你正行进在正确的轨道上,其余的一切都将随之而来。

马利〔刚果(布)〕:我缺少经济支持,我在想是否会有好心人向我提供帮助。

玛侬(法国):目前让我最烦恼的是,到2015年年中之前我不能休假。我还没有想过物质方面的问题,我还年轻,在稳定之前还想享受生活。我们只有一次青春。

约翰(美国):现在最让我头疼的,就是我为上大学所借的学生贷款,还有未来上医学院的花销。现在全球经济状况不确定,许多人对钱的事情都没有把握。

约书亚(美国):我最担忧能否找到一份好工作。

石川宣夫(日本):老实说,目前并没有什么让我焦虑的事情。但我们这一代没有经历过我们父辈所经历的所谓 “光明时代”,所以我无法想象或理解过去那个时代到底是有多好。在那个时代,人们感觉“我们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付出的努力都会得到回报……”,但现在没人再有那种感觉。我认为这是值得我们关注的事情。

石桥晋(日本):没有担忧,因为我不考虑将来。

瓦吉(突尼斯):我考虑最多的是如何在工作中取得进步。我也非常担心失业、买房、买车、单身等问题。在突尼斯,年轻人还要面对物价上涨、基础设施不完善、就业竞争力弱、地区差异等带来的压力。

米伦科•皮里克(塞尔维亚/波黑):我对于未来没有过多的恐惧和担心,因为我认为,每个年轻人都可以通过强烈驱动力和刻苦工作来实现任何目标。我唯一担心的是那些可能导致战争的国际问题。我小时候曾经经历过一场战争,我知道战争有多么丑恶和悲惨。

阿拉丁(叙利亚):我最担心的是我的家人,因为他们拒绝离开家乡,现在仍生活在阿勒颇,那是非常危险的地区。我还担心服兵役的问题,按规定,两年后我必须去服兵役。但我不想浪费我生命中的两年来服兵役,尤其现在去服兵役甚至就是“死亡兵役”。另外,由于我为联合国机构工作的薪水比较可观,买车不成问题,但买房很难。

曲阜订做工作服

临沂设计西服

温州订制西服

广元工作服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