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往复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跨国集团缘何不热衷自贸区

发布时间:2020-07-13 18:15:39 阅读: 来源:往复泵厂家

2013年12月29日,作为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试验场的上海自贸区挂牌3个月,但自贸区招商引资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外资企业,却极其冷静:《国际金融报》记者根据去年11月末自贸区管委会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布的最新数据计算发现,外资新设企业38家,占上海自贸区新注册企业总数的2.6%,注册资本5.6亿美元,占企业总注册资本1.6%。去年12月份的数据尚未公布。

究其原因,《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的一些跨国集团高管向记者表示,跨国集团运营的首要原则是“稳健扎实”,试验性质的政策一般无法进入集团决策层的讨论要点,需要经过相当长时间的考察审核期,更何况大部分细则还未公布,集团无从制定相应策略。

同时,部分高管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自己的企业资金充裕、运营良好,不需要借贷,因此目前热门的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并不是集团战略重点,而集团真正关注的政策,如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人民币跨境使用近期又不可能真正放开。

原因一:与离岸市场无根本区别

“如果只是上海自贸区开放而已,哪怕自由到‘第三国’的程度,对实体企业来说也没什么太大意义。这跟香港有什么区别?除非上海有明显优势,否则集团不会改变战略。”泰格斯(上海)电脑配件有限公司亚太区财务副总裁Curtis Barclay-Grundler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我的公司本来就在外高桥,现在做成自贸区,有什么区别?我没发现。”

“除非自贸区跟整个中国市场打通,否则何必进上海自贸区?上海跟香港相比,只不过与大陆市场物理距离近一点而已,对企业来说没其他优势。” Curtis Barclay-Grundle对记者说,上海自贸区真正的意义在于全国性改革,即上海自贸区的开放政策普及到全国后,才能对他这样不需要借贷的公司产生影响。

针对外资企业比例较少的情况,自贸试验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戴海波解释,存在着文化语言理解上的差异,外资企业对自贸试验区的理解和消化需要一个过程。

原因二:担忧改革过猛

改革过猛将带来风险,也是跨国集团的担忧。“中国经济还没到全面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程度。中国的经济实力还不够,体制改革也没有到位,贸然人民币国际化,可能带来巨大风险。”BorgWarner中国区司库姚蕾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人民币国际化的时机未到,中国应先进行国内体制改革,待做好充分准备后,再进行资本项目开放等人民币国际化改革。

“企业重视的是长期利益,虽然短期内,放松管制确实让我的工作方便多了,但改革不要杀鸡取卵。”不愿具名的跨国集团亚太区司库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宁愿慢一点,但一定要稳健。我们都希望中国改革应该首先保证每一步都走得扎实,慢一点没关系。”

原因三:金改需倾听实体需求

记者问到亚太区高管们的“愿望清单”时,多数高管向记者分析,政策应集中在更切合企业需求的改革上,金融改革更应以满足实体经济需求为重点。

目前自贸试验区管委会正与上海市金融办、“一行三会”紧密合作,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利率市场化及人民币跨境使用相关政策落地做好准备。

自贸区所代表的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等重大金融改革措施,尽管受到金融机构的热捧,然而,在泰格斯(上海)电脑配件有限公司亚太区财务副总裁Curtis Barclay-Grundler看来,并不会对跨国集团在中国的业务产生重大影响。

“也许需要借钱的企业会很关心(利率、汇率改革)。但对于财务运营良好的企业,我们自有资金已有大量剩余,不需要借贷,更不需要从海外市场调配资金进入中国,所以利率、汇率市场化没什么影响。” Curtis Barclay-Grundle对记者说,实体经济企业中,运营良好的跨国公司对利率、汇率改革并不敏感,而更关心如何将中国的剩余资金在全球内进行调配。

对于已经有大量资金剩余的跨国企业,需要将中国的剩余资金输入到全球,因此资金的跨境自由流动是最关注的问题之一,而这涉及到资本项目开放这一饱受争议的改革。“我关心的是现金自由流动,而这项改革近期不可能推出。” Curtis Barclay-Grundler表示,大部分的跨国集团对改革仍处于观望。

原因四:求稳

“跨国集团第一要求就是扎实、稳健。具体工作中,我的烦恼在于,中国政策很不稳定,有时候会一天一个政策,我刚根据最新政策做好规划,向集团总部汇报,也许就在汇报的时候,政策又变了。”朗盛化学亚洲区财务总监Michelle Liu表达她的无奈。政策的迅速变化给跨国集团全球战略规划带来一定困难。

“我不想让总部怀疑中国区的管理水平。所以只好静观其变,政府发布什么政策,我都只是听着,等过一段时间,确定政策细节不会再有巨大变动之后,再去向总部汇报。” Michelle Liu说自己宁愿慢一点,也不希望改革变动有反复,让集团总部无所适从。

自贸试验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戴海波说,外资企业更加冷静客观,需要综合评估自贸试验区给他们带来的利好,很多企业还在等政策细节出台。

“现在的税制改革,不仅没有给企业带来利益,反而让我们收缩了中国区业务。”马士基航运公司中国区CFO表示,“我希望政府更理解企业真正的需求。例如增值税改革后,我们只好将现有业务移往新加坡。”(见习记者 陈莎莎)

金昌设计西装

聊城职业装订做

宿迁工服订制

松原设计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