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往复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羔羊妈妈潘心雅第一章

发布时间:2021-01-21 01:17:24 阅读: 来源:往复泵厂家

“诚诚,快起来了,都快六点五十了!”妈妈清甜温柔的声音把我从美梦中叫醒,准确的说,我连眼睛都没睁开,贪睡的我并没有要下床的意思。

“起来了起来了!”我朝门口嚷嚷了两声,翻个身又睡了过去。

结果当我刚要再次沉入睡眠的时候,房间门被猛地推开,“魏诚,快起来了啊!转学第一天就迟到怎么给老师留个好印象!”哪怕夹杂着一丝丝愠怒,也依旧是妈妈悦耳好听的声音。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首先瞄到的是一双布朗小熊的拖鞋,视线往上挪移,紧接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修长迷人的大长腿,从漂亮纤细的脚踝,到匀称笔挺的小腿,到可爱小巧的膝盖,再到丰腴圆润的大腿……诶,妈妈这裙子不短啊,膝盖上去几公分,一条黑色半裙让清晨美腿鉴赏戛然而止。

不过本来迷迷瞪瞪的我却顿时清醒,妈妈今天又穿丝袜了!

十一月上旬,伴随着几天的小雨,宁亰市渐渐转凉,妈妈短袖渐渐换成长袖,或配上一件薄外套,一双傲人的美腿也套上了丝袜。今天是黑色的,微微透肉的黑丝包裹着原本白皙滑嫩的一双美腿,细腻光滑的质感在清晨的光辉下晕着一丝丝反光,双腿微微交叠,完美的腿型勾出迷人的弧度,仿佛一件艺术品裹着薄薄的轻纱,美好而神秘的同时,也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

青春期精力旺盛的我不由得看直了眼,本来就晨勃的某处隆起的幅度更大了,薄薄的睡裤被撑起了一个的蒙古包。

妈妈显然也是发现了我的局部变化,俏脸微微一红,“还不快起来洗漱,臭小鬼。”说罢急忙走开了。虽然半裙没有包臀裙那么诱人,不过在还是别有一番风味啊,譬如就刚刚妈妈急急转身的时候带起一阵风,半裙飞起来的时候隐隐看到裤袜那一圈诱人的袜根了。

不行不行,怎么能又对妈妈又非分之想呢,我整理了下衣物,爬下了床。

“诚诚才起来吗?我们为他转学花了多少工夫,小兔崽子真不知道珍惜。”饭桌上,爸爸看着我懒懒散散晃进洗手间,不满地抱怨道。

“今天已经很早了,诚诚压力也不小,别老是凶他。”妈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到,“我带的班有个男生,上周期中考试作弊被我抓到了,我上报给教务处,却没想到被年级通报了,感觉这会对他打击很大。感觉好对不起这孩子。”

爸爸静静打量着妈妈,“你这样穿着去讲课,你那些学生能听得进去吗,心思都往你身上钻,到考试不会肯定就作弊了。你看看我们社区送水的那个小子,流里流气的,每次来送水都盯着你看,恨不得把你给吃了。”爸爸醋意升腾。“诚诚也老大不小了,下次让他去楼下提水。”

“什么我穿这样,大家不都是这样穿的吗,大家都穿裙子我不能穿吗,还是你想我在裙子里穿一条长裤?”妈妈有些不悦,一双美眸看着爸爸“再说了,你在乱吃什么醋啊,那是我的学生,才高二,哪会想那么多有的没的。还有,那送水的小胡人可好了,每次都帮我们把水装好,你平时又不在家,要不等你回家换水我们都渴死了。”

爸爸撇了撇嘴没做声,妈妈白了爸爸一眼,小口小口喝着牛奶,问到,“我说老魏,今天真的不送我和诚诚了吗?诚诚转学第一天哦。”饭桌上妈妈用胳膊肘推了推爸爸,换作一副娇憨的姿态,撅了噘嘴,媚眼如丝。

爸爸快速扒着碗里的面条,一脸无奈,“真的不行,九点要在市卫生局开会,真不顺路。”爸爸放下碗,“今天会在四所医院选六个人去德国参加学术调研的,你老公我还是很有机会的,如果这回被选上了还表现得好,晋升副院长指日可待。”

“静候佳音。”妈妈莞尔,一只手搭着爸爸的肩膀认真说到,“只是你老婆这么美,走在路上你不怕招人眼馋吗?不是怕别人色眯眯的眼神瞄我吗,你这么爱吃醋,就这么放心我呀?”

爸爸看着眼前性感美人的精致容颜,乳白的牛奶粘在唇瓣上令人想入非非,淡淡的红晕泛开,仿佛一个可口多汁的水蜜桃,等待着他来采摘。想到这爸爸不禁咽了下口水,多亏自己大学时期披荆斩棘把她追到手了,光阴荏苒数十载,她依旧是如此光彩照人。

爸爸突然坏笑,凑到妈妈耳边低语,“今晚洗干净等我好消息。”说罢,隔着裙子在妈妈翘臀上捏了一把。

又惊又羞的妈妈一把推开爸爸,“喂,讨厌!诚诚看到怎么办!”粉拳又在爸爸身上砸了两下。

这时我很不合时宜的从洗手间走出来,“看到什么?我什么都没看到。”

爸爸见到我一张脸立刻板起来了,“给我好好念书,好好珍惜,第一天就起这么晚像什么话。我和你妈妈找任校长做了这么多工作,你也不知道珍惜。”说罢起身看了看表,拿起外套向门口走去,“好了我要先走了,今天不送你们,你们自己叫车吧。”

妈妈挥了挥手,桌子下一双长腿随意交叠,黑色的丝袜透着肉光,让人忍不住想捧着好好品尝一番。我假装低头吃早餐,偷瞄着桌下旖旎风光,想入非非。

我叫魏诚,今年14岁,相貌普通,较为瘦小,是那种走在路上不容易被人注意到那种小透明。学习成绩也是平平,本来是在一个普通的初中读初二,今天就要转到宁城外国语(后文简称为宁外)初中部去了。我生活在一个幸福和睦,还算富足的家庭。

爸爸魏铭禹今年38岁,事业心较强,在一家三甲医院当外科主治医师,平时恪尽职守,经常在手术台上加班加点;同时作为医院高层,也要参加医院许多重要会议,经常忙得不可开交。最近卫生局人员调动,如果成绩好的话,兴许会调任副院长。

妈妈潘心雅今年36岁,如果不看身份证的话,没人相信是她上了三十的女人。岁月总是很善待会生活的女人,合理的生活作息和良好的运动习惯,让她有着一张吹弹可破的脸蛋和健康窈窕的身材。常年的教书生涯让她性格善良温柔,待人友好,举手投足散发着知性的美,同时近乎完美的外形让妈妈时刻散发着淡淡的高贵,更是增添了高雅气质。

妈妈在本市重点高中宁城外国语中学任教,没错,我要转去的学校就是妈妈学校的初中部,是这片区域教育水平最好的初中了,在宁外初中部就读将会更有机会直升宁外。前几天妈妈才请宁外初中部副校长到家里吃饭,爸爸也是百忙之中抽空来陪客人喝了几杯,才把我转学的事情谈妥。

那副校长叫任平,年过半百,肥胖的身躯撑得衬衫的扣子仿佛随时会崩出来,满是褶子的脸上总是堆着笑,说不清是和善还是猥琐,总之让人很不舒服。爸爸的酒量不好,当时五六杯白的下肚就趴在桌上打呼噜了。任平看起来就好一些,虽然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却还能站起来。最后是妈妈撑着伞送任平回去的。

想着那天爸爸不胜酒力的呼噜声,和送完任平回家被雨打湿的狼狈妈妈,不禁心中一热,我一定不能辜负他们,会尽快适应新的环境好好学习的。

早餐后,我和妈妈决定步行去宁外初中部。宁外初中部和宁外高中部并不是在一个校区,初中部离家很近平时步行即可,妈妈所在的高中部就比较远了,平时坐四个站的地铁再步行一段路才能到。

妈妈走到哪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身高170的她出门时换上了一双5厘米黑色细跟高跟鞋,一双黑丝大长腿在高跟鞋的视觉拉伸下显得格外修长,高挑不失优雅,艳丽而不庸俗。浅棕色微卷中长发正好披在肩上,一张小脸五官明艳动人,尤其是一双微微下垂的大眼睛尤为可人,笑起来会弯成一个可爱的月牙。

清晨路上的行人纷纷向她行注目礼,有来自女人们的羡慕目光,更不乏男人们饥饿的眼神,视线代替着双手,在妈妈从头到脚反复游移,上到精致明艳的面庞,下至性感诱人的丝袜高跟,恨不得把曼妙的身材品尝个遍。但妈妈今天似乎心情很好,一路和我说笑,并没有在意他人倾略性的目光。

但我有些心不在焉,低下头瞄着妈妈的丝袜美腿,不知道从什么开始,我发现别人用咸湿的眼神看着妈妈时,除了反感和生气,为什么会莫名其妙产生一种兴奋感?甚至会不由自主的脑补,如果现在妈妈一个人走在无人的小巷子,应该会被人按在漆黑的楼道里扒去衣物,粗暴的扯烂丝袜,抱着妈妈那丰腴肥美的臀部使劲抽插吧。

旁边站着的那个一边假装喝咖啡一边用公文包挡着自己的裆部的中年男子肯定这样想的,他用杯子挡住了脸,露出的一双色眯眯的双眼早出卖了他;前面走来那个晨练的阿伯,弓起腰也掩盖不了下体的帐篷,这么大岁数了居然还幻想玩弄妈妈;还有旁边那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初中生,身上的校服就是宁外初中部的,他走在妈妈另一侧,已经不紧不慢和我们并排走了好久,他已经把书包换到前面背着了,企图挡住因为意淫妈妈而勃起的裆部,难道他也对妈妈有非分之想?幻想着高贵迷人妈妈被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初中生按在身下挣扎呻吟的场景,下身又是一阵充血。

我也默默把书包换到前面背着。一个高挑美人走在中间,两个书包抱在身前的初中生一左一右,场景既尴尬又好笑。不行不行,妈妈怎么会被初中生占便宜呢,妈妈那么美那么迷人,才不能被这些猥琐色狼欺负呢!我应该保护好妈妈,而不是脑补这些过分的场景。整理了一下思绪,我抬起头看了妈妈一样,正好引来她的目光,她微微一笑“诚诚在想什么呢,看你很严肃的样子哦。是不是转到新学校有点紧张?”

“没有没有。”我窘迫看向一边,怕被看穿刚刚脑补的旖旎风光。

“没事的,大家都是同龄人,你要好好和新同学相处哦!”妈妈笑着摸了摸我的头,我嗯了两声,都初二了还摸头,还当我是小孩子吗。

说着我和妈妈走到了宁外初中部,我的新生活将在这里展开,可谁又能想到,我的妈妈潘心雅,已经成为了饿狼们眼中肥美的羔羊,殊不知暗中多少炽热的野兽目光贪婪地聚焦在她身上,恨不得将她按在身下大快朵。此刻迎接她的将是一场又一场永无止境的,噩梦。

为了争取让我赶着上早上第一堂课,妈妈特地老早把我喊起来,但现在应该是太早了,早读都还没有开始呢。一批一批的学生走进校园,或嬉笑,或打闹,不紧不慢地往教室走着。

校园里到处洋溢着青春活力的气息,十几岁的男孩女孩们也在荷尔蒙的驱使下,渐渐开始对异性有着更多的好奇与试探。特别是男生们,性的种子已经在他们心理生理上蔓延滋长。每个男生心里或多或少都藏着几个难以启齿的憧憬对象,可能是电脑硬盘里搔首弄姿的岛国女忧,可能是某个颜值与身材具备的当红女星,可能是身边连招呼都不敢打的隔壁女同学,甚至……可能是某个美艳动人的女老师。

刚刚路上勃起已经让我很是难受,不巧受到刺激的前列腺又带来一阵尿意,去洗手间解决一番。

洗手间出来,妈妈面色稍显低沉,嘱咐我,“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和老师说,回家也要和我们说,听到了吗?不能被欺负了自己憋着。”

“哦,好”我没怎么在意。

就在从校门口走到办公室的那么短短一段路,妈妈依旧是吸睛无数,刚踏入青春期的男生们丝毫不懂得掩饰自己的眼神,一道道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她。妈妈不在意的微微一笑,大概是觉得自己的外貌在这些小男生里比较吃香,也有些许得意吧。

我的新班主任石老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鬓角已经泛着丝丝华发,中年的她身材已经开始走样,微胖的脸上一直挂着慈爱的微笑。

“谢谢石老师,诚诚今后就麻烦您照顾了,要是不听话直接骂就是了。”妈妈微微鞠躬示意,表示感谢。

“哪里话,潘老师你客气了,好好照顾是应该的!诚诚这么聪明的孩子,我才舍不得骂呢!”都是宁外的老师,妈妈和班主任寒暄了一下,接着将我转学的一些后续流程走完了。

“那好,我先告辞了,今天打搅你了,我也还要赶回高中部去上第三四节课呢。”妈妈莞尔,起身告辞。

“潘老师等等,任校长说魏诚同学事情办妥就让你去他那一趟。”石老师叫住妈妈,顿了顿,“我这边就先带魏诚到班上和同学认识一下。”

这时妈妈露出了犹豫的神色,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麻烦事一般,上次送任平回家,身子都快被摸遍了,不知为何隐隐觉得那时任平可能在装醉。不过少顷,妈妈笑着点了点头,“好,我这就去一趟,诚诚就麻烦您了”

早读期间,我随班主任到了到了班级,我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接着就被安排到最后靠窗的双人座。

面对我这个新来的转学生,班上的同学们反应还是很热情的,看来大家都很好相处呀,想到这我舒了一口气,刚刚妈妈还担心我会被排挤呢。

原本空余的课桌有些积灰,我的新同桌热心取出纸巾和我一起稍微擦拭了一番。经介绍,我知道他叫周彦,常城人,和我一样也是属于矮子行列,不过他可不是矮小,而是矮胖,妥妥的一个小胖墩。

“嘿嘿,魏诚,多多指教了。”周彦憨憨一笑,牙齿倒是挺整齐的,但好黄啊,看着身材也知道这家伙没少吃零食,蒜头鼻,细眯的小眼睛带着一丝小猥琐,但总体来说还是让人觉得挺好相处的样子。校服把他肥硕的身躯勒得紧紧的,身上有些灰尘,衣领子也有些皱,好像被人揪过一般。

周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领子,讪讪一笑,捋了捋。“早上没注意摔了一跤。”

“摔跤能把领子摔成这样,你这一跤也是很艺术啊。”我斜着眼睛看着周彦,丝毫不给面子拆穿了他。

被拆穿的周彦有点郁闷地摸了摸头,“其实是和一个初三的王八蛋,我走路没注意撞了一下他单车,他就要揍我,他比我高了有一个头,但我跟他打得平分秋色。”我翻了个白眼表示信了他的鬼话,按他身上这灰尘面积,怕是被拽着领子按在地上打了吧。他洋洋得意继续吹嘘着自己的战绩,我忍无可忍插了一句,“他现在是被你揍得躺进医务室了吗?”

“没有没有,当时要不是一个美女老师经过制止了我,他现在就躺医院了。”他突然神神秘秘凑近低声说到,“跟你讲哦,那个老师真的是个超级大美女!比明星还漂亮,又高,穿上高跟鞋都有一米七五了,还有那身材也超级好的,胸大腿也长,还有那翘臀啧啧啧,可能是我们学校的新老师,之前我看到…”

随着周彦左一言右一句描述唾沫横飞,顾不上我一直打手势使眼色,声音也越来越激动越来越大声,终于招来了班主任洪亮的呵斥,“后面那两个,有完没完了。周彦你再干扰别的同学就让你继续一个人坐!”在全班同学的注目下,我和周彦羞愧低下了头。

新学校第一天的一大早我就当着全班的面被班主任批评了,我和猥琐同桌的第一场对话也告一段落,听他的描述那个美女老师该不会是……

平时上午三四节之后才看得到人影的任平副校长,此刻竟一大早出现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很是反常。

任平是个谨慎狡诈的老狐狸,并没有什么执教经验的他,硬是用手段和后台爬到副校长这个位置,手段可见一斑。此刻他在焦急等待着一道倩影推开办公室的门。

潘心雅可是不可多得的极品啊,上次故意装醉,可没少吃潘老师的豆腐啊。任平回想着,那俏丽的脸蛋,那饱满高挺的胸部,那盈盈一握的纤腰,光滑圆润的丝袜大腿,还有压在身下时那让人性欲暴涨的柔软身躯。任平小眼虚眯着,回想着那天香艳场景,这些天来已经重复了无数次,更无数次意淫着将这位端庄而性感的美人妻压在身下一亲芳泽。

不一会儿,心雅敲门走了进来,简单打招呼之后,两人相对而坐。总是任平阅女无数,也快控制不住自己的双眼,只见黑色半裙只盖到大腿中部,一双纤细美腿延伸而出,斜斜并在一起,心雅的坐姿虽是大方得体,在任平眼中依旧是性感撩人。

“那个,小潘啊,魏诚同学入学手续,都跟石老师处理好了吗?”任平关切的问到,一边拿起茶杯喝上一口热茶,企图用茶杯挡住自己不安分的眼神。妈妈微笑点头致意,“嗯嗯,真的谢谢您了,石老师也很热心呢。”

任平摆了摆手,“应该的,你和小魏这么热情,我帮这点忙算什么呢。我看魏诚也是个好孩子,就擅自把他安排到石老师带的重点班了。”看着潘心雅感激的眼神,任平有些得意,却话锋一转,“但最近政策下来,教育部也查的严啊!我看了一下资料,魏诚之前的学校也在这一带吧?你是教师也清楚,同片区公立学校之间转学是严明禁止的。”

“那怎么办,不是已经办妥了吗?”

“是我先破例让魏诚来这边读了,但转学证明教育部还盖章呢,你看是吧,还需要提供一份教育部的复函,两周内要提交完成的。”心雅焦急的样子让任平心中一喜,吃准了她对流程不了解。“我在教育局有几个老朋友,要不我帮你问问?”

“啊,那又要麻烦您了,这回也一定要帮帮我们,不然诚诚……”涉及到儿子上学的事,饶是一向从容大方的潘心雅,也有些紧张攥着自己的裙子,却不知在坐姿的影响下,裙摆只能堪堪遮到大腿根,圆润性感的大腿裹着薄薄的黑丝暴露在空气中,刺激着对面秃顶男人神经。

任平咽了咽口水,说,“那我周五组个饭局,我回头喊上两个老朋友帮帮忙,饭桌上好说话。周五你和小魏都有空吧?”

“有空的,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您。”刚被任平吊起来的心此刻落地,鞠躬致谢。任平摆摆手,一副自己人别在意,包在我身上的样子。

“任校长,有件事情不知该不该说。”心雅犹豫了一下,问道。

“别那么生分,叫我任叔叔就好了,我也把诚诚当孙子在看待。”

“额……任叔叔,”潘心雅略微有些不适应,“早上在贵校看到一个高大的男生在欺负另一个男生,都把对方摔在地上了,高大男生还想扇另一个男生耳光,被我阻止了。任叔叔,这个好严重了!”

“好,我会注意的,不会让人欺负到魏诚的。”

“不是诚诚,我是觉得情况严重可能引发校园欺凌的事件。初中的孩子或多或少有些叛逆,这个年纪也正是塑造性格的时候,任叔叔一定要管一管啊。”

“好,我会管的,每个学校都有那么几个刺头,该整该整。”任平连连应允。

谈妥后,心雅起身离开了,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我会不会管太多了?但校园欺凌是真的要管的,当时组织高大男生施暴的时候,他望向自己时那侵略性、丝毫不掩饰的眼神,让作为老师的潘心雅都是心中一颤。要知道那只是一个初中生啊。

她却没想到,如果说高大男生是一头凶残直接的饿狼,那刚刚离开的那个办公室,还坐着一只阴险狡诈的老狼!任平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刚刚亲切和煦的面庞变成了猥琐而淫荡,“别怪任叔叔太残忍,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诱人了”。

任平把玩着手机,在微信上找个一个联系人,打字问,“买到了吗?”

“买到了。”对方秒回。

“多久寄到?”

“可能要一周。”

“为什么要这么久!”

“这东西不能走国际物流,过两天托人带回国在寄过去。”

任平有点恼火,看来在周五之前是到不了的了,“那我多买两瓶。”转账后,任平把手机扔在一旁,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裆部,一边回想着刚刚的美人,呻吟着,“心雅,夹死我,用你的丝袜腿夹死我吧!”

无双魏蜀吴破解版

无双魏蜀吴

萌娘契约内购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