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往复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当前中国货币政策要进行重大调整吗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2:09 阅读: 来源:往复泵厂家

当前中国货币政策要进行重大调整吗

11月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10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8,较9月份衰退了0.3,是5个月来新低。而相关数据也显示,国内中小企业PMI表现疲弱,中小企业经营较为困难。再加上第三季度的GDP增长只有7.3%,9月份的CPI处于低位,PPI持续负增长,及外部市场震荡与不确定增加。整个国内经济增长下行的压力增大。因此,不少市场分析人士都认为,目前该是采取温和的经济刺激政策时候了。即国内的货币政策应该进行重大调整,全面地降准降息。甚至于有市场分析人员预测,2015年,中国央行将会降准多少次、降息多少。  面对经济增长下行的压力,中国政府只有货币政策全面宽松的华山一条路吗?即使是只有这样一条路,那么央行的货币政策全面转向的结果又会是什么?如果明知这是一条死胡同,为何不开辟新路?更何况,货币政策宽松是一把双刃剑,有可能杀敌一百,伤己一千,后患无穷。比如,2008年以来的美国量宽政策保住经济没有出现全面衰退,但日本上个世纪90年代量宽政策则无功而返。因此,面对当前国内经济增长下行的压力,是否让货币政策调整转向,还得具体分析。

首先,当前不少市场人士预测国内央行货币政策将全面逆转,即全面降准降息,就是建立在完全的新古典经济学的假定上,即市场价格机制能够有效运行,增加货币供给,就能够刺激企业投资及个人消费,以此来推动经济增长。但实际上,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市场的有效性都可能失败,何况中国这个不成熟的市场呢?  可以说,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尽管市场价格机制不断在建立,但是与成熟市场经济相比还相差很远。尤其中国的金融市场不仅刚从计划经济转型而来,无论是利率市场化还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都与成熟的市场经济相差很远。金融市场的价格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增加货币供给是否会让这些资金通过价格机制流向实体经济是相当不确定的。比如,当前国内中小企业及弱势行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并非在于市场流动性不足,而是市场价格机制不成熟所导致。如果不能深化金融市场的利率市场化及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信贷扩张再过度,能否对实体经济起到较大刺激作用是相当令人质疑的。  其次,从当前中国实体经济的情况来看,出现了经济的新常态。也就是说,当前中国的经济市场环境与2008年时的情况相比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国经济由过去的高速增长已经在向中速及低速增长转变。而这种转变,一是说明了当前国内经济增长下行只是与中国自己纵向相比增长速度放缓,但是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经济增长仍然处于较高速度。二是当前这种放缓了的经济增长速度并非不好,更不是中国的经济衰退。李克强总理就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增长仍然处于合理的区间。因为,十八大之后,中国经济增长的方式早就转型到提高经济增长质量与效率上来。三是当前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最主要的原因是国内住房市场的周期性调整。而国内房地产市场的周期性调整影响经济增长是必然,只不过,如果把这种房地产市场的周期性对经济增长的影响降低一些就好了。  在这种情况下,采取全面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是没有必要的,可能起到的作用也十分有限。反之,如果中国又采取2008年那样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全面大幅度地降准降息,不仅会中止国内房地产市场的周期性调整,也会让大量的住房投机投资者又涌入市场,再次把住房市场的泡沫吹大。短期内,可能让国内经济增长下行的压力放缓,但从中长期来看,国内房地产泡沫会继续吹大,增加经济体系的风险,尤其增加国内金融体系的风险。可以看到,在当前的中国经济态势下,央行采取全面量宽的货币政策——降准降息是没有必要的。  最后,从当前中国金融市场的信贷供求关系及社会融资规模来看,中国与美国和日本相比,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2009年至2013年中国的银行信贷增加达45万亿元,比前5年增加了3倍以上,社会融资规模则一直在创历史新高。无论是广义货币还是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速度都远高于国内GDP加CPI的增长速度。这表明了这几年中国货币处于严重的过度扩张状态。但是,这几年过度扩张的货币并没有流入实体经济,刺激企业投资及居民消费,反而是或在金融体系内循环或流入房地产推高资产价格。即使是今年,前三季度广义货币增长达到13%,但GDP加CPI的增长不足9%。信贷增长远高实体经济增长。  同样,6年来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尽管让美联储的资产增加到4.5万亿美元,向金融市场注入大量的流动性,但这些流动性又通过银行体系回到美联储,即美国的量宽政策在经济的刺激需求面上沒有成功的,因为银行没有把大量新增流动性贷出给企业,只是美量宽政策成功拖低长期资产的实质利率,推高了资产价格,从而防止了美国经济衰退。日本的情况也是如此。也就是说,既然过度量宽的货币政策,无论是对美国和日本还是对中国,对实体经济刺激作用都是十分有限,那么中国央行为何还要步美国之后尘,也希望采取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呢?  其实,对中国来说,目前并非是要通过经济过度扩张的信贷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维持在哪个水平,而是经济新常态下防范国内经济体系可能面临的系统性风险。从历史的经验来看,任何过度的信用扩张都是系统性风险产生的根源。因此,如果国内央行的货币政策以將向逆周期操作的功能回归又进入过度扩张期,那么中国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风险概率也增加了。可见,当前央行货币政策不需要进行重大调整。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