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往复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少妇的哀羞狗尾续貂20

发布时间:2021-01-22 09:29:48 阅读: 来源:往复泵厂家

城市黄昏的街头,霓虹闪烁,人头攒动,车水马龙,除却了白天的匆忙、紧

张,在夜的渐渐笼罩下,开始妖娆、放纵!茶馆、咖啡屋、商场、酒吧、迪厅、

洗脚房,男男女女,成群结队的,微笑着,大笑着,放纵着欢乐和欲望。十里洋

场,上演着多少暧昧与疯狂。

一辆豪华的轿车行驶在内环快速路上,车内一具绝美的白色肉体正在宽大的

后排座位上演荒淫的肉戏。

「求主人用力插进去一点,啊,母,母狗快高潮了。好,好舒服。」欣恬横

躺在后排座位,两条腿快到极限地大胆敞开着,分别挂在两头桌椅的中间,露出

粉嫩的阴户与耻沟,满脸媚态不要脸的哀求。

Jhon拿着涂满春药的电动阳具,抵着她盛开的花蕊,玩弄起两瓣嫣红的

阴唇,就在桃园口摩擦却不急着插进去,任由她的骚洞如泉涌般喷水。

「臭婊子,还记得在别墅怎么求老子的吗?」

「记,记得……母狗一定会做好自己的本分……」

被同事发现自己异常的性痞,然后在同事众人的环视之下赤裸全身被Jho

n像狗一样牵回家,如果David回来这些事传到他耳朵里,自己和爱人一切

都完了。所以欣恬只能哀求自己的主人,帮她度过这个难关。

一连几天欣恬都请假没有去上班,住进了Jhon的别墅。作为解决问题的

办法,Jhon好心的告诉她,她每天都是必须自愿陪同公司董事会的各个领导,

进行全方位坦诚的交流。而这些董事会的人,都曾经在裘董的会议室的调教过她。

对欣恬而言,这些人都是变态的恶魔,但是现在却是她唯一保住自己名节,

挽救自己婚姻的手段。虽然她的两个肉洞都被玩的又红又肿,但是稍微一丁点刺

激,又能使她溪水长流,直到最后都是哭着叫着哀求Jhon在她肉穴里中出,

这样欣恬才能在真正的高潮中昏死过去,一天的淫戏在每个领导都服务到位之后

才落幕。

其实,她清楚的知道只要能让自己受诅咒的肉体从快感中融化,别的早已不

再重要了。

「哎哟……痛。轻。轻点……主人……」一阵突如其来的凉意直灌欣恬的嫩

肛,将她从思绪中拉回现实,不由得尖叫了一声,却一点不敢反抗。

欣恬的那里早已变成软软的,在轻微的抵抗後,金属的插管轻易就钻进去,

在她美丽有弹性的屁股上,在最神秘的肉沟里插入插管,仅是这种性感的画面,

就险些让玩过数不清女人的Jhon因过度兴奋而扑上去,好不容易才拼命地克

制住冲动的欲望。在这之后,Jhon诡异的开心笑着。

「知道这个是做啥的吗。」

「主人你……你是想……浣肠……请主人责罚……」欣恬的声音已经开始颤

抖,认命的低着头,等着Jhon玩弄自己。

Jhon在后排座位中间的置物箱里拿出一瓶巨大的输液瓶,里边装满了足

足有差不多1000毫升的液体。欣恬惊恐的看着这一切,吓得花容失色。

「贱逼自己弄,别说的谁稀罕弄你,董事会那大你二三十岁的大叔一两天都

只知道玩你,也不知道帮你浣肠,都已经告诉他们不浣肠的话,你连厕所都上不

了。老子可不想玩你后庭的时候弄脏了自己,敢弄洒了后果自己清楚。」Jho

n凶狠的盯着欣恬。

她战战兢兢的双手接过玻璃瓶捧在胸口,小心的挂到汽车天窗下专门设置的

钩子里,再熟练地将输液软管插入瓶子,张开双腿费了半天劲,好不容易才将输

液管的另一端与自己菊门里金属插管连接好,之后再用管夹固定好,开打了流速

调节器。

「受,受不了……肚子好冷。求求主人……可以不可以,慢,慢一点。」欣

恬喘着粗气,冰凉的液体在直肠肆虐让她很难受。

「慢一点?是你自己弄的吧,等一会有你这骚婊子乐的,这可是专门为你调

制的,可不要浪费,好好喝光。」Jhon满意的拍了拍欣恬的屁股,拿起手铐

将她的双手拷在后面置物箱的横梁上,继续拿着巨大的电动阳具玩弄她妖娆的美

穴。

淫邪的液体由输液瓶奔向滴壶,再通过输液管全都被欣恬的肛菊喝进肚子,

慢慢的,她已经适应了这个温度。

「主人,母狗的……里面好痒……好痒啊……可是肚子有点不舒服……」欣

恬不由自主的扭动着淫腰想夹紧双腿在座位上磨蹭。

「别急,臭婊子,别装在室,这才刚开始,一会有你哭着求我的时候。」

800cc,700cc,瓶子里溶液的刻度缓缓下降。

「不对,主人,主人,为什么不一样,快让我去厕所,肚子好痛……」

欣恬咬紧牙关的表情开始抽搐,Jhon笑嘻嘻地看着她的表情。

「哈哈哈,骚婊子,这次可是用的甘油灌肠液的原液加药粉,嘿嘿嘿,我可

是在帮你,你今天还没有上厕所,这样一来,一会可有的看了。」Jhon得意的

嘲弄欣恬。

「谢谢,谢谢主人怜悯,可是母狗忍不住了,快出来了,呜呜呜……」肚子

的剧痛,让欣恬流着泪哀求。

「这才几分钟,你的肚量我可是很清楚,不给你浣肠现在你连大号都排不出,

我可是真真的为你好。不过我告诉你,这辆迈巴赫62s可是我爸定制的座驾,

你要是敢拉一点在车里,我保证把David弄成太监。」

被调教了两个月身体的变化欣恬自己也清楚,连自己最基本的生理排泄都掌

握在Jhon的手里,出了哀求再别无出路,这才是一个女人最大的悲哀。

欣恬虽然极度难受,可是也清楚Jhon说的都是真的,那个恶魔什么都敢

做,启辉他们3个人现在连死活都不知道,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Jhon一面玩她的花瓣一面笑,那种笑声能使她预感到会有可怕后果。

时间充满了恶意慢慢流逝,终于在车里欣恬自己将1000cc的特制浣肠

液完全灌进自己的屁股,额头上渗出汗珠,嘴里不停地吐出火热的呼吸。肚子隆

起就像有了3个月的身孕一样。

「啊┅┅」

浣肠夜在欣恬的大肠里咕噜咕噜响,虽然喷薄而出的便意充斥着整个身体,

但瘙痒的感觉并没有减少,想到David的安危,必须要忍耐释放便意的欲望,

相反的这使她更清楚意识到这份焦急。她做出已经无法忍受的表情看Jhon,

美丽苍白的脸渗出汗珠,性感的嘴唇都快咬出血,一双美目完全没有焦点。

「啊,好难过……该怎麽办……快……快拉出来了……」

不知道目的地盲目地疾驰在内环高速上,好像还有一段很长时间,根本不可

能忍受到那里。

「啊,主人……饶了我吧……」欣恬发出痛苦的声音苦苦哀求。

Jhon把嘴靠近欣恬的耳边,悄悄地说几句话,欣恬立刻摇头,脸色更苍

白。

「你如果不肯听我的话,我也不勉强,那你就先撑到下车,再光着屁股去找

厕所好了,嘿嘿嘿,还是那句话,你敢拉老子车上,我保证David生不如死。」

「啊……不能这样……快要出来了……」

只要身体稍许放松,肛门就会痉挛,如果不把全部的精力和臀部的力量集中

在控制括约肌上,后果将不堪想象。

欣恬颤抖着美臀向Jhon求救,赤裸娇羞的身体就像涂满了油脂一样反射

着迷人的光泽,浑身涨成粉红色,紧闭的贝齿也咬得嘎吱作响。

Jhon一直笑嘻嘻地看着欣恬露出的痛苦模样,「老子马上给你取出来,

好好把你的肥屁股管好。」顺手在屁股上打了两巴掌。

但是本来肚子早就有无法忍耐的便意,如果这时候再被抽出肛管的话,即便

是轻微脱肛的感觉也一定会要了自己爱人的命,不可能再忍得住了。

「主人,救救我……」欣恬颤抖着哭泣。

「既然你这么求我,若是你好好当我的母狗,我就帮你一次」

「主人,我一定好好当母狗,主人什么要求我都做……」

Jhon笑了笑,一只手轻轻地扯掉欣恬屁股里的肛管,她的菊蕾立马鼓了

起来,要看就要喷发,与此同时Jhon另一只手立马用一个巨大的肛塞对准菊

花中心插进去。

「啊……噢……噢……!」强烈的便意开始逆流,突然袭来不能自拔的痛楚,

让欣恬身体夸张的反弓起来,这突然暴起的动作像触电般使两团美乳在空中甩出

美丽的弧线。

「嘿嘿嘿……这真是一个好女人,不管怎么玩她,都能像第一次那样令人我

兴奋。」

「母狗被主人玩坏了……母狗被玩坏了……」欣恬脱俗优雅的脸上翻起白眼,

一直梦呓般地重复这句话。

「应该快到界限了。嘿嘿嘿,你可以照我说的,去拉出来了吧。」Jhon

慢慢解开了手铐。

「求求你……主人……快一点!」随着剧痛产生强烈的便意使得欣恬上气不

接下气,满脸都是泪痕,对她而言这句话仿佛是世上最好听的声音。

车速渐渐慢了下来,「吱——吱——」欣恬紧闭着双眼,拼命缩紧雪白的臀

肉,屏住呼吸,才勉强控制住自己急坠下降的便意,缓缓坐起来,打开了右手的

车窗。一阵凉风吹从车窗吹进来,这魔鬼般惹火的赤裸身体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此时也顾不得被旁边过路车辆把自己看个精光。

Jhon告诉欣恬的办法,必定会一次又一次地突破她廉耻的底线。

只见欣恬谨慎的蹲在豪华的皮座椅上,一双玉手死死抓着车窗上的安全把手,

小心地尝试着把浑圆上翘的美臀伸出窗外……

虽然释放的欲望万分急切,美妙的菊花眼涨成一个小球,可是有一个巨大的

肛塞阻碍住了妄图疾驰的奔流,欣恬咿咿呀呀地扭动着好几分钟,硬是没有拉出

来。

路上行驶的车辆纷纷打开窗户,慢慢的靠了过来,拿出打开闪光用手机拍照

录像,记录下这荒淫的一切。

「贱婊子,还在惺惺作态吗?还没被别人看爽?」Jhon不温不火的催促

着欣恬。

「嘿嘿嘿,贱逼,我可告诉你,这车是邱局长特意给我搞的一个套牌,别以

为我会和你一起丢人现眼,我随时可以把你丢下车,到时候估计你全市都出名了。」

「呜呜呜。对不起主人,可,可是那太大了,我拉不出来……」欣恬一边扭

动着屁股下腹用力,一边哀声哭诉自己的无力。

「我来帮帮你,你要像生孩子的那样用力,要学会,以后也会用的着。」J

hon一边教导,一边靠了过去,用手按在欣恬隆起的肚子上。

「来,1,2,3。用力。」

「呃……啊……哦……」腹部的压力让她再一次泛起了白眼,连呻吟都变得

模糊,整个肠道直至菊肛都有一种胀破了般撕心裂肺的疼。

欣恬空洞的双眼流着泪痛不欲生地配合Jhon接二连三无情的按压,根本

不担心会把她身体弄坏。

一声悲惨的尖叫之后,欣恬陷入了排泄的地狱之中。「噗!!!」巨大的压

力使肛塞被喷了1米多远,啪的一下砸在正好拿着手机录像,20岁出头仿佛莲

花般娇艳欲滴的小美女前窗户上,随即一股黄褐色的激流从前车窗一直喷到车尾,

吓得那辆车赶紧关窗远远驶离。

足足6分多钟,彻底排泄完之后的欣恬如死人一般,闭着眼一脸煞白,双手

僵硬地死死拉着安全护手,紧闭着嘴唇,从喉咙深处挤出断断续续的哼哼声。任

由自己在车窗外露出圆润的屁股和殷红的耻户。

没过几分钟,突然车内收音机城市广播频道播出一段话。

「特别新闻,现在在XX内环XX公里处快速上出现一个疑似精神病人,车

牌为XXXXXX,请大家小心行驶,务必不要好奇的减速观看,以免发生危险,

目前交警部门接到通报已经出警。」

「哈哈哈!!高欣恬,你这烂货。现在你可出名了。」Jhon拉起欣恬的

头发,高声笑着得意地对着她说。不过现在的她已经早已失神,什么都听不到了。

没多一会,滴~ 呜……滴~ 呜……刺耳的警笛声在Jhon的身后响起。

「麻烦出示一下你的驾驶证。」刚从内环路下道,就被一个身穿警服的高个

子拦下了Jhon的车。

Jhon打开窗,播了一个电话号码,将电话递了过去。

「是,是,明白了。」高个子警察挂掉电话恭敬地递还给了Jhon,「你

好,我是交巡警第一支队队长沈刚,我们接到市民报警,你们涉嫌危险驾驶,请

详细说明一下当时的情况。」

Jhon打开门走下车,故作惊慌,「这可不关我的事,是她搞的鬼。」说

完拉起狗链强行把光溜溜的欣恬从车里拽了出来。

欣恬就赤裸裸地站在高速路旁,昏暗的灯光与这具白嫩的肉体形成鲜明的对

比,过路的车辆纷纷减速摇下车窗探出头吹起了口哨。

「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丝不挂的?有人举报你在车上行为有伤风化,

危及到公共安全,你清楚吗?」高个子警官显然强制控制着自己的冲动,眼睛布

满血丝,盯着欣恬眼都直了,声音也显得沙哑不堪极不自然。

欣恬低垂着头,企图用乌黑的秀发遮住精致的面容……没敢说话。用眼睛向

Jhon求救。

「沈警官,你这话就不对了,这是我家养的女人,有穿高跟鞋,也有戴狗项

圈,怎么能叫一丝不挂。」

高个子警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告诉我你的姓名,还有身份证拿出来。

「我……我叫,高欣恬……身份证,我没有带。」欣恬的声音比蚊子还轻,

双手抱着胸口,很不自然的扭动着。

「沈警官,她有个癖好就是不穿衣服,你这看也看得出来,就是个暴露狂,

哪儿还有地方放身份证啊?这两天又没上厕所,今天刚出门就自己在车上给自己

浣肠,结果半道憋不住了,没办法就只能打开窗在车上方便。」说完向沈警官递

了个眼神。

「高小姐,事情是这样吗?」

欣恬悄悄看了Jhon一眼,Jhon凶狠地盯着她。要自己承认这种事情,

比死还难受,毕竟她还想在一个陌生人面前保持尊严与矜持,Jhon这一番话

彻底将她推向万丈深渊。可Jhon是万万不敢反抗的,不然后果自己也清楚,

何况自己正一丝不挂的站在告诉路边,就算自己否认,却没有一点的可信度。

「沈警官……是,是这样……怪我自己……是我不要脸……」这个声音就像

是被人卡住脖子,整个玉体微微发抖,涨红了脸,可见内心的抗争有多激烈。

「咳。前几天,我才逮着一个小混混,就是藏毒,藏到肛门里,弄到局子里,

没多久就撩了。高小姐,你是自愿接受检查,还是……」说罢,沈警官打开了执

法仪录像,就走上去想带她上警车。

欣恬慌乱的看着Jhon,可Jhon并没有理她的意思。「我……我自愿,

请……请检查……」说完,她又不停看着Jhon,以为他能做点什么,可是J

hon除了一脸怪笑以外,一句话也不说,欣恬只好羞苦地转过身,双手趴在车

窗上,认命的闭上眼睛,慢慢的张开浑圆修长的一双玉腿……

沈警官打开手电,蹲在欣恬的肉丘前面,先就着光线详详细细的探索了一番,

再慢慢抚摸欣恬的光滑的玉臀。他就像得到一件珍贵的宝物一样,并没有马上就

要收手的意思。

「妈的,家里的黄脸婆是祁书记的侄女,老子不敢惹,你这女人老子今天还

不玩个痛快。」

「高小姐我要检查里边了。」说完,两只大手猛得捏住娇嫩的双丘往两边一

扯,欣恬的菊蕾就暴露在清凉的空气里边。

「啊……嗯……轻,轻点……」欣恬忍不住小声呻吟了一句。

(写在文中)作者:电竞大师兄 唯一发文网站第一会所ID:lawliet001

「这就忍不住了,要是在局里,还有肛门扩张器给你用,你们这些扰乱社会

秩序的败类,就该受到惩罚。」说完就把两根指头并起来毫不留情地插了进去。

一瞬间温暖,爽滑,紧致,还有内部复杂结构的美妙触感一股脑的倾泻到了

整根手指……

「请……请快点检查……我……受不了了……」欣恬站立的直腿开始有规律

的颤抖。

「哦……哦哦……好……」仅仅是手指插进去就能这么爽,而且毫无难度的

就能插这么深,要是直接来一发,那不得上天……沈警官舔舔嘴唇,松了松领结,

由于紧张激动连喉咙都有些干哑。

「另一个肉洞是什么感觉,我得好好品味品味。」想着想着,就用两只手指

按着粉嫩的美穴,做成V字撑开。

果然如此,一个豆大的红色阴蒂已经肿的快滴出血,警官眯着眼睛看的有些

入迷,现在再来试试这肉壶的深度。

刚一进去,就感觉到有团蠕动的媚肉缠绕着手指往里吸,多汁的耻肉包裹的

好生舒服,就像阴户在给手指做口交。

「哈,啊……」原本被强烈催情药浣肠,没有的腹痛的干扰,身体快感的电

流都已经充斥全身,欣恬都已经快在情欲的悬崖崩溃了,现在还受到那么直接的

挑逗,一下没忍住,嗞!嗞!一股浓浓的阴精射了出去,正好喷了警官一脸。欣

恬浑身瘫软,偌大的美乳压在车窗上留下了一个⊙⊙的图形。

沈警官装出很恼火的样子,擦着脸一边在肉穴里挖弄,一边骂道,「妈的,

你这种妓女,还敢在高速路上瞎搞,给我回局里,一会通知你父母和律师,准备

吃官司吧。」

「啊!!好厉害!!就是那里……再里边一点……不行,好舒服,母狗要疯

了……」欣恬张着嘴,喘着粗气,再也不管不顾自己身处的环境,大声浪叫起来。

运气好的是汽车正好挡住她,过往车辆的嘈杂声也掩盖了她的浪嚎。听见欣恬的

浪叫,高个子警官扣的更加卖力。

「嘿嘿,这贱逼真他妈是个典型的暴露狂,下次老子要把她光着屁股丢到步

行街去,这烂婊子。」Jhon越想越兴奋,不过再搞下去也没啥意思了,于是

拍了拍沈警官,示意他收手了。

沈警官依依不舍的拔出指头,将沾满手欣恬的淫水手放嘴里舔了起来。

「高小姐,上车吧,准备去局里了。」

不……不行……自己这身体已经没救了,早就毁了,但是不能把父母和Da

vid牵扯进来……我怎么可以……

「主人……救救我……我不能去警局……要是我父母知道,他们会气死的……」欣

恬包着眼泪跪着哀求……

「你自己要在车上浣肠,又憋不住居然拉到别人车上,别人举报你你坐牢是

应该。何况怎么求人还要我教吗,这你很专业。」Jhon尖酸刻薄的羞辱欣恬。

欣恬因为过度羞愤,浑身发抖,明明是被强制浣肠,可是动手的确实是自己,

这无可救药的身体该怎么办。

欣恬颤抖着走过去,牵起沈警官的手放到自己的肉缝上,用嫩肉轻盈地摩擦

着粗糙的大手,「警官……请帮帮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沈警官几乎有一些窒息,这温润双唇留下的粘液就像是要把皮肤融化似的。

「他妈的今天黄脸婆在家,不然老子今天非得……」

沈警官强压住心里焦躁的欲火,恶狠狠的说到,「高小姐,你今天的所作所

为我全都记录下来了,看在裘公子的份上,过几天我会再传唤你,你好自为之。

那裘少爷,路上注意安全,我先回局里了。」

回到车上的欣恬浑身颤抖得厉害,内心深处些许残留的自尊与羞耻心被完全

击碎了,曾经精明的冰山美人如今双眼只剩下欲望与迷茫。主动地跪在Jhon

的双腿前,自顾自的拉下裤链,掏出巨大的阳具就开始含着,舔弄,吸吮,一边

将玉手伸进自己的神秘花园使劲抽插搅拌,彻底沉沦在无尽的肉欲里。

Jhon欣然高兴地接受绝色美女的服务,「臭婊子,黄医师给你这母狗特

制的新玩意已经准备好了,你会更喜欢的。现在我们就过去拿吧。」

此时steve极度烦闷,接到Jhon电话已经3小时了,让他去俱乐部

拿了个密码箱之后,连门都没进得去,就被赶了出来,现在还让他把车停老远,

再走到这偏僻的小巷像傻子一样等着,丁点好处都没捞到,「妈的,让老子等这

么久,有钱人了不起吗。」

「下去吧,有人那个巷子里等你,放心吧,都是和你曾经连在一起的男人,

都是你至亲的人。嘿嘿嘿……别让老子等你,快点!」Jhon的语气无情又带

着戏谑,把欣恬的双手反拷在背后之后,就把她推下车。

欣恬的心里仿佛被一块无形的大石压住,浑身不停地微微颤抖,这偏僻的小

巷很黑,路灯已经坏了,只有旁边的主干道透过来的些许灯光,整条小巷犹如一

只能吞没她的野兽,而一旁闹热的街市传来人们的喧嚣,就像不知道何处有几百

个人盯着自己,等着看她淫秽的表演。

欣恬低着头蹑手蹑脚地往前走,这是自己第一次在离闹市区那么近的地方裸

露身体,如果现在有任何人路过,就能把世上最美的风景尽收眼底。每走几步,

就回头看看Jhon,现在唯一能带给她安全感的,就是这个恶魔般的大男孩。

从小巷子转过一个路口,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个忽明忽暗的火光,一个

在黑暗中的男人正抽着烟,短暂的火光照亮了轮廓。

「这人……是谁?好像有点面熟……」欣恬在昏暗中注视着前方不远处的男

人,不敢走过去。压抑的星空、扭曲的树影、盘旋的鸦雀,破损的路灯以及不远

处人们的嬉闹,这一切仿佛巨一个巨大的牢笼,没有谁能挣脱这黑暗的桎梏,除

了走过去,别无选择。

就这样沉默了好几分钟,欣恬终于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你,你

好……我来拿Jhon放在这里的东西。」突如其来从耳边出现的一个女人声音,

吓了steve一跳,手一抖被自己抽的烟给烫了个泡。他转过头刚想发作骂人。

眼前的一切让他的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

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看着面前的欣恬。「高……高欣恬!?你是高欣恬?」

无论如何steve都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没有真实感。

欣恬吓得心一下紧缩起来,好像冰凉的蛇爬上了脊背。任谁都可以,唯独这

个男人是她最抗拒的。

一直以来,steve都视David为眼中钉,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上,

David都比他强过一头。Steve因此极度不满,经常打他小报告,各种

事情从中作梗。私底下也垂涎欣恬的美色,想方设法多次找理由约她,都被她断

然回绝。David和她谈到这个人的时候都表达出极度的厌恶,只是在工作上

又必须的经常接触,为了工作和自己的发展也只能委曲求全。如果自己的事情被

steve知道,不知道这个阴险小人会做出什么事情,而且Daivd会永远

都会抬不起头。

昏暗的小巷传来高跟鞋嘈杂的脚步声,欣恬再也顾不得Jhon的安排,转

过头扭着腰就跑,好一会steve才回过神,跟着她的背影追了出去。「我操,

给我站住,别跑。」steve慌了神,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焦急的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steve赶紧追了过去。昏暗的路边只突兀

的剩下了欣恬正在绝望的四处张望,原本在等着她的车与Jhon都不知去向。

再前面就是明亮的主干道了,欣恬实在没有勇气继续往前跑。

「妈……妈的……高欣恬,你。你再跑啊?再……跑一步老子不弄死你?操!」

steve从后面追上来气喘吁吁地说。

一道刺眼的白光从steve的手机射了出去,他的眼睛里注满了兴奋,似

乎将要流出血来一样鲜红,猥琐的脸上更因为陶醉更显得狰狞。「居然她什么都

没穿!」

欣恬胆怯地低着头,不敢去看steve的脸,为了尽量不使春光外泄,面

靠着墙侧站着,两之手不自然的背在身后。「是,是谁把你搞成这样的,说!给

我转过身来,让老子好好看看!」steve有些气急败坏,欣恬好像失音了一

般,麻木了一般,既说不出话,也没有力量,提心吊胆的慢慢转过身。

steve那扭曲脸庞先是通红,然后变得发青,而现在,已青得发紫了!

他瞪圆的眼睛一动不动地逼视着欣恬,眼中几乎要迸出可怕的火花。他脸上的肌

肉不停地抽搐着,他把拳头攥得嘎巴嘎巴响,大根大根的青筋从他的脖子、手臂

上凸现出来,好像他全身的热血都在翻滚、沸腾!现在的他已变成了一个只需一

丝火星就会燃烧起来的汽油桶。他身边的空气似乎已经凝固了,好像愤怒因为一

丝气体的流动而惊了他,使他变得歇斯底里般疯狂起来。过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血

液都一个劲地向头上冲,他受不了了,他觉得头快要爆炸了!他再也控制不住,

「快给老子说!到底是谁!不然我马上拍照片发给Daivd,贱婊子!」

「是……是裘少爷……」这人对于欣恬来说是一个可怕噩梦,可是自己不能

摆脱Jhon的控制,自己的身体也不可能再离开Jhon,一想到他,全身的

血液都沸腾起来,心仿佛要飞起来一样在胸膛里乱撞,粉嫩的花蕊喷出甜蜜的粘

液,时间空间放佛在这瞬间僵持住,每一秒钟的滴嗒声,都像是一把铅锤在她的

心上敲击了一下。

Steve面如死灰,两只眼上都结着一层翳,就放佛瞎了一般,「你的意

思,是Jhon那混蛋把你的手铐起来脱光了丢到街上,是他把你的阴毛给剃了,

是他早就把你玩烂了。」自己一直以来最想占有征服的女人,自己最想去报复的

对象,却早就被别人捷足先登,可是这个人自己又不敢得罪,毕竟别人是自己的

公司的太子爷,权势钱,都是自己完全无法企及的。

好几分钟,Steve才缓过来,定了定神。「我真他妈傻,反正又不是我

女人,我那么干着急干嘛。」Steve环视了一下周围,并没有人发现小巷的

一切,便大着胆靠近欣恬。

欣恬忐忑不安的心越跳越快,昏暗中steve的双手慢慢向自己的双乳袭

来,可自己被铐起来的双手无法抗拒。

细腻光滑,就像被剥了皮的鸡蛋一样,一只手完全把持不住这对团酥美乳,

几乎要把手指弹回去的充实而温暖手感让steve险些呻吟起来。「不能急,

不能急,要慢慢享受。」steve不停地告诫自己。阴险的手指探上了欣恬的

乳蕾,用指尖捏着轻轻转动,传来软糯厚实的触感。

「轻……轻点。」自己的美乳受到steve亵玩,顶峰的果实传来刺激的

痛感让她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浑身止不住有韵律的颤抖,骚穴和嫩菊里的瘙痒

愈发疯狂,肉穴的溪水顺着笔直的玉腿流进高跟鞋里。

「你?这么敏感?」steve都有些怀疑自己,虽然看不怎么清楚,不过

面前这个闷骚扭动的女人传来的体温确确实实是真实的。Steve把密码箱竖

直地放在地上,让欣恬把腿放了一只上去,蹲下去用嘴吸住了她娇嫩的阴户。

「啊……啊……好舒服……就是那里……舔,舔里边……全部都要……」欣

恬受到舌头的直击,肉欲一下击碎了自己的矜持与底线,再也不管这人是不是自

己和爱人的眼中钉,只要能在快感里沉沦就好了。Steve有些感动,只是这

轻微的调戏就让自己梦中的女人这么爽,这些腥咸的粘液一定就是她在等自己玩

弄的证明。「操。你有这么骚吗,流这么多,根本吸不完。」

「嗞……嗞……」昏暗的小巷里传来欣恬轻微的呻吟和steve卖力吸食

的声音。

「现在的妓女真大胆,卖淫都卖到街上了。」

「世风日下啊,都没人管。」

「这男人也是,也不怕这婊子有病。」

「要都得了艾滋死了才好,少一个败类是一个」

零零散散过路的人看到这情况都一边骂一边走。不少的男人都止不住回头往

了过来,可惜太黑了,完全看不清楚。

「嘿嘿嘿,高欣恬,我们都是一类人了,要不你就跟着我就好了。我保证比

David对你好,保证每次都把你喂得饱饱的,不会让你出去找野男人。」s

teve停下擦了擦嘴,用手翻开两片红润的阴唇,接着用舌尖断断续续地来回

挑逗那颗血红的阴核,再将中指伸入温润的花蕊里抽插挖弄。

「啊!……」欣恬崩溃的尖叫了一声,夸张的反弓起身体,不由自主淫荡的

扭动被束缚住的身体,不停调整位置,让自己花蕊的更深处受到安抚,也更方便

让自己的阴核对准steve的舌头迎了上去。

「我……我是Daivd的,永远都是David的,才,才不会喜欢你,

只有David才能满足我,你,你办不到。」欣恬言不由衷地倾诉自己的衷肠,

可是这淫荡的身体早就出卖了自己。

「你不觉得你现在的样子很可笑吗?」steve也不生气,一边挑逗一边

说。「要不,我们去开房?我朋友的酒店离这里不远。」

「我,我不去,谁要和你这种人一起去。」欣恬毫无底气的拒绝。

「也行,那我们就在这来一炮,一会要是有人报警,你就更好玩了,反正我

最多是个嫖客,你像一条母猪一样,什么衣服都没穿,你觉得一会能怎么解释。」

这句话像一记闷棍砸在头上,之前被警察盘问的事情还心有余悸,欣恬实在

不敢将事情闹大,毕竟自己的父母还有David都是要守护的人,不能让他们

受到伤害。

「我……我跟你走……不过这些事情你要替我保密,绝对不能让David

知道,也不能告诉任何人。」欣恬把嘴唇都咬得发白,好半天才痛苦的挤出这几

个声音。

「好,好。我答应你,都答应你,不过一会你要满足我,嘿嘿嘿。」ste

ve雀跃地簇拥着欣恬,往自己汽车的方向走去。

小冰冰传奇手机版

口袋妖怪复刻变态服安卓版

仙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