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往复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络低俗语言须卸载

发布时间:2020-07-13 12:14:44 阅读: 来源:往复泵厂家

6月2日,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下,由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主办的净化网络语言主题座谈会召开。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公布了《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在2014年网络低俗词语排行榜中,“尼玛”“屌丝”“逗比”位列前三位。如何净化网络语言,构建网络空间的“绿水青山”,成为热议的话题。

调查:“尼玛”“逗比”成高频网络低俗词语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根据网民用到的低俗词语筛选统计,选取了25个(组)网络词语进行信息检索,发现2014年全年共有16个(组)网络低俗用词的原发微博数量达到千万次以上,其中4个(组)网络低俗用词的原发微博数量达到了亿次以上。

《报告》中列出了2014年网络低俗语言排行,“尼玛”“屌丝”“逗比”“砖家/叫兽”“你妹”“撕逼”“滚粗”等榜上有名。其中,“尼玛”在原发微博提及量统计中排在了首位。《报告》称,根据网民检索情况分析,网络低俗用词之间存在较高关联性,“尼玛”“你妹”“绿茶婊”“碧池”等词有较高的网民搜索率,网络语言低俗情况可见一斑。

值得注意的是,网络语言低俗化已向部分纸质媒体转移。报告中提到,一些市场类刊物、文化类报纸甚至党报党刊管理下的都市晨报、都市晚报为吸引眼球,故意制造应用网络低俗语言标题。例如《马年将到 “草泥马”给您拜年了》等。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常务副秘书长单学刚表示,检索中文报刊媒体发现,媒体在标题中使用最多的三个用词是“屌丝”“逗比”和“叫兽”。

现象:三类网络低俗语言污染网络空间

针对网络低俗语言使用现象,单学刚认为主要可分为三类:一是以情绪发泄为目的的网络谩骂;二是以恶意中伤为手段的语言暴力;三是以粗鄙低俗为个性的网民表达。

偶尔打开贴吧、微博以及时事热点网民评论栏,随处可见低俗、暴力以及侮辱性词语,这些评论并没有提出有依据的论点,也不以逻辑为根本。“面对碎片化的网络信息,部分网民在不深入了解事实的情况下,将情绪性的谩骂向公共空间宣泄。”单学刚说。

在现实生活中,这些网络低俗语言也时常酿成悲剧。2013年,广东一名少女因被怀疑盗窃而遭遇网民围攻,因不堪承受侮辱语言带来的压力,最终选择自杀;2014年,四川一名少年因感情受挫而在微博中声称自杀,微博跟评不仅有各种辱骂,还充斥着“博主必须死”等恶意评论,最终少年因未能及时救治而身亡。

中央文明办三局督察处处长李卫强表示,人们在网络中猎奇窥隐、放纵宣泄,破坏的不只是网络秩序,还是对现实社会秩序与伦理道德的解构和颠覆。

北京市第十二中学党总支副书记田敏结合从教经历说,当下互联网正影响着青少年的思维模式和消费习惯,“尼玛”“屌丝”“逗比”等网络低俗词语在学生个人写作空间中频繁出现,明显已渗透到青少年的学习生活中。

“对青少年来说,如果对不雅网络词汇习以为常,就会潜移默化地接受这种以丑为美、以粗鄙为流行的价值取向。这不仅对青少年的价值观念造成负面引导,还会对自身修养造成恶劣影响。”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副秘书长曹雅欣说。

声音:卸载低俗词语 建设网络“绿水青山”

“透过线上网络语言,我们看到的是线下的现实社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彭波认为,网络语言不仅反映着一个阶段的网民情绪、一个时期的社会心理、一个层面的民众素质,同时也反映了一个时代的文明风貌和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近年来中国网络舆论的广度和深度显著提升。有数据显示,中国目前微博账户已达到12亿个,新浪、腾讯微博平台每日新增帖文2.3亿条;微信用户达到6亿个,微信系统日均发送信息达160亿条。

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副主任、青少年国学教育办公室主任蔺玉红向记者透露了这样一组数据:目前城市未成年人的互联网普及率达92%,农村未成年人的互联网普及率达80%。互联网网民职业中,学生群体占比为23.8%。显然,青少年学生已成为当下网络生力军。

如何遏制网络低俗语言?蔺玉红认为,应倡导青少年加强自律,自觉使用规范用语;建议网络社会组织制定网络语言使用规范,倡导社会各界在网上正确表达,吸收“给力”“萌萌哒”等向上向善的网络语言,卸载“屌丝”“尼玛”等低俗词汇。

“网络不是某个网民的‘自留地’,而是数亿网民的‘公地’。”单学刚指出,唯有公认的文化认知、共同的道德操守、一致的运行规则、严格的约束机制,才能让低俗淡出,让文明回归。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副所长吕同舟认为,净化网络语言是一个社会系统过程,它涉及三个层面:首先要提高每个信息发布者的素质,提升每个人的文明程度;其次要加强管理网络平台后台,对低俗词进行屏蔽和处罚;最后要提高受众文化水平,引导他们抵制低俗语言。(记者 李政葳)

漳州工作服设计

普洱订做西装

绍兴西服定制

常州定做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