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往复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3年姜文的变与不变-【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6:03 阅读: 来源:往复泵厂家

2014年7月,《一步之遥》内蒙片场。

前来探班的一位记者,用文字记录下了让自己念念不忘的那个瞬间——

刚刚导完几场戏的姜文,片刻后,就要上场演戏:“只见他微闭着眼睛,一抖脑袋,一个激灵,迅速把自己从导演切换成演员。”

随后,马走日那场在塔楼上的重头戏,他完成得棒极了!

没人否认,姜文是个天才。

该怎么形容,姜文在中国、乃至世界影坛的特殊呢?

一个例子是,目前他已上映的五部作品,有四部出了讲述幕后的专着。

以及,他真是少有的,将“作者电影”拔升到全民高度的导演。

与此同时,人们对每一部姜文作品的期待,也已经远远超出了“导演”的范畴。

他是真正的天才,因为每一部作品,都是“读”出来的。从阅读原着的那一刻开始,创作就已经在飞速旋转的大脑中肆意地展开了——

读《动物凶猛》,读出了《阳光灿烂的日子》;

读《天鹅绒》,读出了《太阳照常升起》;

读《夜谭十记》,读出了《让子弹飞》;

读“阎瑞生案”,读出了《一步之遥》…

而这一次,读完《侠隐》的他,带来的是——

《邪不压正》

从《让子弹飞》(2010)到《邪不压正》(2018),姜文准时如世界杯,每隔四年才霸气地出场一次,不仅提醒我们“又老了四岁”,更是一种宣言——

那个时刻在变、却又始终未变的姜文,再次归来。

关于姜文作品,扒叔的第一印象,是它们全都停留在旧时光中。那些动荡、起伏、对立、极端的乱世。

乱世的姜文,会做些什么呢?

1937年,北平,“七七事变”前夜,各方对峙,暗潮涌动。

大历史的背景下,一段悬念丛生的复仇故事,就此展开。

短短77秒,关键人物悉数亮相,依然是标志性的快节奏剪切,同时,一连串打着姜文烙印的标签逐一显现。

烟雾中若隐若现的人物。

缓缓驶来的火车。

枪,更多的枪。

在屋顶飞奔。

对我们而言,火车、烟雾、枪械、屋顶这些再鲜明不过的元素,就是解锁“姜文作品”最具辨识度的那几把钥匙。

换个角度,或许亦是解锁姜文其人的钥匙。

火车,是姜文的完美背景道具。

《太阳照常升起》

旧时代,火车往往是厚重感与动荡感的复杂混合。

在姜文的镜头中,它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向何处去。

《一步之遥》

无论是民国还是建国后,无论是烘托爱情还是描述荒诞,火车都是那个引领故事开始与结束屡试不爽的道具。

《让子弹飞》

烟雾,是姜文的保护色。

《邪不压正》

香烟与男人,就如口红与女人,电影中的烟雾,数不胜数。使用得当,对于塑造角色简直是事半功倍——想想影史上那些叼着烟耍帅的男人,还用我再多说吗。

《一步之遥》

烟雾氤氲之下,人物的内心是变得愈加清晰,抑或愈发不可捉摸…

《阳光灿烂的日子》

《邪不压正》中,烟雾就是姜文在饰演神秘人物蓝青峰时的最佳拍档。

枪械,是姜文男性荷尔蒙的最佳载体。

姜文爱枪,写在明面上。

《太阳照常升起》

姜文的所有电影中,都出现过枪的镜头,这和他喜欢乱世的故事背景,一脉相承。即便在《太阳照常升起》的非战争年代,他也依然要设置扛着猎枪,如将军出征一般前去打猎的场景。

《让子弹飞》

在大多数枪战片中,枪是道具。而在姜文电影中,枪代表着权威,代表着制度,甚至也是人物的一部分。

《让子弹飞》

不论男女,人手一枪。哪怕不开火,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情境,自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一步之遥》

《让子弹飞》

让扒叔欣喜的是,在《邪不压正》中,枪或许会被姜文进一步玩出花样。

看过原着《侠隐的》都知道,张北海老先生在小说中,并未设置多少枪的情节,更多的,还是中国传统功夫一招一式的对决。

从《侠隐》到《邪不压正》,姜文说他无意拍摄一部武侠,于是“侠”字去掉地顺理成章,继而由刀剑改枪械,对于从来讨厌慢节奏的姜文而言,也便是再自然不过的调整。

屋顶,是姜文的升华剂。

《阳光灿烂的日子》

一个人,为什么会选择登上屋顶?理由可能有很多,或排解孤独,向往开阔,或展示雄心,指点江山。

《让子弹飞》

而由屋顶延伸而去的,是姜文作品中,那剔除了一切杂质的青春纯度。

这青春纯度与年龄无关,而是一种血气方刚、大浓大稠的情感力量——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中,这表现为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半大孩子,溜达、游泳、骑车、打架、弹琴唱歌、百无聊赖地散漫,以及,一个人孤零零走在屋顶上。

在《太阳照常升起》中,这是咄咄逼人的性感。是用力拧动床单时白大褂上露出的内裤痕迹,是被泥土染红的赤脚在风中奔跑,抑或只是透明雨衣里的那把金属钥匙。

……

这就是姜文创造的世界。

一如他曾经说,“无中生有出一个似乎存在的,让你觉得比现实世界还真实的世界,这就是一个创造过程。”

比如,屋顶。

而在《邪不压正》中,这看起来绵延无尽、美得犯规的北平屋顶,必将带来不同以往的全新美感,至于这美感最终能达到何种高度,扒叔现在已经开始期待了。

姜文的不变,是他作为一个从来只拍自己主观上想拍内容的导演,所具备的最基本的坚持。可他真的未曾改变吗?

想起作家何伟笔下关于姜文的一个细节——

当他小心翼翼地问起姜文的母亲,“太复杂了,一时解释不清楚。”他说。“这是我将来要拍的另外一部电影。”

我们都知道那部电影的名字。

所以,多年来一个不易察觉的变化是,从《太阳照常升起》,到《一步之遥》,姜文“几乎将自己生命。给自己生命中最疼的部分,都展示出来给人看了”。(戴锦华语)

如此坦荡的赤诚,令人敬服。

而站在纯观感上回看,姜文最直观的变化,则是作为一个电影人,他从未满足,远离舒适区,尝试不止,探索不止。从这个角度——

《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姜文超前镜头语言的惊艳处女秀;

《太阳照常升起》抛开轮回的叙事结构,其张扬饱满的内在情绪,是姜文最酣畅的一次情怀宣泄;

《让子弹飞》是商业与艺术的一次极致结合;

《一步之遥》奇诡无穷的想象力,和无节制泼洒颜色的魄力都让人赞叹。

那么,《邪不压正》呢?

或许,姜文会再次做出一些改变?带来些许眼前一亮的不同?

从这支剧情版预告中,至少可以判断一点——

这会是姜文动作戏最出彩的一部作品。

正如此前他在《十三邀》中聊到的,自己对表现“武侠”并无兴趣,所以,在动作戏上将是完全不同于传统功夫的表现形式:稳、准、狠,张力十足,绝无半点拖泥带水。

不管是在北平屋顶上闪转腾挪的李天然

还是凌厉狠辣的一刀毙命,

当然还有令人瞠目的“躲子弹”和“弹指”神技,

以及如《教父》般“神圣”的,用枪杀人不再是炫技,而只是单纯的business。

当把两人的室内对话都能拍得力道十足的姜文,开始将动作戏作为自己的下一个发力点,反正,完美主义如他,我除了期待,还是期待。

以及,抛开许晴的极致魅惑,

扒叔还期待姜文镜头下,那个“人跟人的关系非常平和且有礼貌”的,那个“下过一场雪后,就从北京变成了北平”的北平城。

这里扒叔还是忍不住要再强调一下屋顶,作为姜文作品的经典元素,此前有读到过《邪不压正》“屋顶之下是阴谋,屋顶之上是浪漫”的介绍,不禁会想——

这次,姜文看来要前所未有地再创造一次了。

至于到底是何面目,除了期待,也别无他法了。

而从预告中,扒叔感受最深的除了动作戏的彪悍,还有影片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与引人入胜的悬念感。飞檐走壁的超级特工,国仇家恨的超级复仇,尔虞我诈的超级阴谋,加上绝无分店的姜文范儿,必将在暑期带来一次酣畅淋漓的“超级”观影体验。

又一部前所未见的姜文电影,惊喜,将是它的关键词。

最后,想起何伟笔下的另一个细节——

姜文寻找着词句,想要表达他对电影的热爱,最后他指了指他的烟。

“就像抽烟一样。”他说,“我离不开拍电影,就像我离不开烟一样。”

于是,又难免要引用王朔对姜文的那句评价——

“有他在,我们才好说本大国电影,也不都是行活儿。”

嗯,没错。

战魂西游手游

乱轰三国志最新版

梦幻战记手游变态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