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往复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两老人因不符救助政策同居废弃公厕10多年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19:50:24 阅读: 来源:往复泵厂家

两老人因不符救助政策 同居废弃公厕10多年

原标题:两老人因不符救助政策 同居废弃公厕10多年

志愿者送来旧床垫

志愿者锯木修床

在五通桥城区文化路原物资局背面,有一条通向五通桥工业学校的水泥路坡道,坡道右侧一块三角地带斜坡上,有一个近30平方米的废弃公厕,公厕内居住着一对未婚同居的老人。67岁的古桂英婆婆称,她已在此栖身了30多年。10多年前,现年79岁的杨俊安大爷“无家可归”,又投靠了她。从此,尽管水电不通,二老相依为命。

12月7日下午,来自乐山、五通桥两地的5名爱心志愿者利用周末的机会,相约看望老人。据了解,因为两位老人各有子女,不符合民政救助政策,两人又拒绝了由爱心团队物色的免费住所。对于如何改善两位老人恶劣的生存现状,所有好心人都犯了愁。

住所:垃圾如山一片漆黑 屋顶漏水木床散架

7日下午1时许,爱心发起人黄丽华与其余4名志愿者一道,如约赶到了两位老人的住处。这是爱心团队第三次为两老送去鸡蛋、大米、菜油等生活必须品,清扫卫生。唯一不同的是,此行又有新人加入。

记者看到,老人居住的废弃公厕低矮简陋,分为三室,似曾搭棚扩建。屋内无任何照明设施,码放的废旧物品杂乱无章,无插足之地。中间一室为出入通道,右侧一室像是废弃公厕的主建筑。左侧一室为两位老人的“卧室”,因屋顶漏雨,木床受潮散架,床上的垫絮已经霉变腐烂。

据两位老人讲述,10多年前,每到雷雨季节,就有一股山水穿屋而过。公厕后面的厂房易主后,新主人才把这股山水避开。

如果不是记者亲眼所见,很难把开豪车的帅小伙与献爱心的“公德男”视为一体。当天,来自乐山城区的两名“80后”小伙充当了打扫卫生的主力军。经过2个多小时的劳作,5名志愿者才把堆积如山的垃圾搬出室外,又就地取材将木床修好,铺上了专程送来的床垫。由于时间关系,大家商议改日翻修漏水屋顶。

身世:同居公厕10多年 各人有本“难念经”

记者发现,虽然两位老人年事已高,但耳聪目明,交流顺畅。

67岁的古桂英是五通桥区杨柳镇红军村11组村民。古婆婆自幼摔伤右腿,行走不便。古婆婆之前有两段婚史,她的第一任丈夫在21岁时患病去世。在为第二任丈夫生下一个男孩10多年后,二夫又意外坠桥丧命。古婆婆不到四十岁时,因家中老屋垮塌,从此进入五通桥区打工,栖身废弃公厕。在城区当了20多年环卫工之后,被无偿解聘。如今,她已在公厕居住了30多年。

杨俊安大爷现年79岁,牛华镇浸水村2组村民,膝下3儿3女均已成家立业。杨大爷称,他47岁时,因为家庭不和,前妻就离家出走,生死不明。后又因父子反目,挥刀相向,彻底决裂。从此,杨大爷自感无家可归,流浪在外,靠制卖竹椅为生。杨大爷在走街串巷时结识了古桂英,二人从此相依为命。

生存:没有灯光天黑就睡 挑水饮用下河解暑

今年9月,当地一名抄水表的工作人员意外发现二人的窘境,此人在黄小华的爱心QQ群爆料。从此,黄丽华组建的爱心团队,每月定时为两老送去生活必需品、清扫卫生。

三个月以来,在小黄的倡仪下,来自五通桥城区、牛华镇、乐山城区、外地在乐谋职者等爱心人士,陆续前往看望两位老人。他们的职业有老师、公司职员、私营业主等,年龄从二十多岁至四十多岁不等,还有小朋友跟随前往。

由于废弃公厕不通水电,两位老人日常生活异常艰辛。黄丽华称,不久前一天下午,她给二老送东西去才发现,两位老人不到六点钟就睡了。至于饮用水,大多数时候,都是古婆婆一瘸一拐到一里路开外的山坡上挑水回家,遇到天干的时候,杨大爷就骑着三轮车到更远的地方搭水运回。

周边居民介绍:“大热天的时候,杨大爷热得心慌就跳到涌期江泡水降温”,“有一次他不在家,古婆婆下石阶的时候把手摔断了”,“每到过年的时候,有户好心人每人发50元钱。”

尴尬:不符合救助政策 拒绝免费挪窝

黄丽华告诉记者,对此,她曾登门求助过杨柳镇的相关领导。被告知因为双方均有子女,不符合民政救助政策,二人入住敬老院不现实。后来,经黄丽华的努力,当地一名房东同意,把置闲的出租屋免费提供给二人居住,虽然水电都通,二老担心非长远之计,婉言相拒。

古婆婆四十多岁的儿子是名挖煤工,偶尔会来看望她,但因大儿媳手术后丧失了劳动能力,儿子经济条件不好,不会给予她经济资助。杨大爷的情况更加特殊。此前,他的儿子曾登门看望,打算将他接回居住,被他骂走。“我们从不来往,他们忤逆不孝,是我不认他们!”

现在,古桂英每月能领到310元低保救助金,还四处捡荒谋生。杨大爷为一家药房守门四年,月薪400元。除此之外,杨大爷未有任何收入来源,从未领取分文高龄补贴。杨大爷还担心,因为药房老板另有打算,他很可能即将失业。

获知杨大爷的家庭情况后,在场好心人试图开导,杨大爷突然情绪失控:“既然我们不符合政策,没的人管我们就算了。如果你们硬要逼我认我的娃儿,我只有死路一条!”杨大爷的倔脾气让所有好心人犯了难……

成都超高压手动泵

北京卷簧

西宁简易高压釜

上海喷绒布过滤层

相关阅读